【快問細答單元】裁判離婚的事由(下)– 具體的離婚原因

 

 婚姻/家庭法律

 

文/陸懿聯合法律事務所 陳榆

 

繼上一篇介紹民法第1052條第一項的10款具體離婚事由,延續介紹第二項的抽象事由。為了因應現代社會許多夫妻不符合具體事由卻難以維持婚姻的情況,第二項的「重大事由」屬於較彈性的立法設計,主要以婚姻是否已經產生破綻,而已經沒有回復的可能為判斷,且並非以當事人主觀喪失維持婚姻的意思為準,而是客觀上認定是否任何人處於相同處境都會喪失對維持婚姻的希望而言

 

民法第1052條 第二項

 

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

 

【難以維持婚姻的重大事由】

 

婚姻是否出現破綻,需從婚姻的整體狀況評價,而法院並沒有一定的標準,然可以從過往判決找到蛛絲馬跡,以下為法院判離婚的案例:

 

  1. 長時間分居、鮮少互動

夫妻分居3年,兩人互動僅有夫幫妻辦居留證、身分證,少有往來也無以電話保持密切聯絡。妻要求夫金援且整日工作,把所有薪資寄往越南,不管家庭支出與家務,因此有婆媳間糾紛。兩人分居後皆無心經營婚姻生活,夫妻間互信、互愛、互相關心的基礎已經嚴重動搖,婚姻可謂有名無實。(最高法院107年台上字第729號民事判決)

 

  1. 外遇

夫與其他女性密切交往,逾越一般友誼的分際,例如合照時親密摟抱、一同出遊等等,造成夫妻間難以彌補之鴻溝,危及婚姻關係之維繫,互相扶持基礎嚴重動搖或流失殆盡,難期繼續共同生活。夫認婚姻生活不美滿,應尋適當解決方式,非以外遇取代。(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694號民事判決)

 

  1. 長期言語霸凌、精神上虐待、分居

 

夫妻結婚8年,夫求職不順,常對妻言語霸凌、嘮叨、碎念,也不能穩定家庭經濟負擔,導致妻失去耐心,以尖銳語言相待。分居3年,期間無良好互動,到達一般人均喪失維持婚姻意欲程度,審酌兩造處理婚姻衝突模式、生活態度、性格及上情,認兩造婚姻已無回復之望,雙方可責程度相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468號民事判決)

 

  1. 全失去信任、激烈爭吵、暴力行為

夫妻聚少離多,妻對夫猜忌,雙方經常激烈爭吵。妻曾因夫一晚未歸且手機關機,心生不滿,割破夫的衣物、書籍、刮損車輛。夫的行為雖然有所不當,但是妻破壞物品的行為讓夫妻間關係裂痕更深。除外,妻有辱罵夫、對夫摑掌等肢體壓迫、於上班時間頻繁電話騷擾等行為。雙方無法理智溝通,互相指責。兩造無繼續維繫婚姻關係的意願,婚姻破綻難期修復。(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家上字第146號民事判決)

 

  1. 文化隔閡、經濟問題

夫為日本人,多次要求妻之父母金錢援助,卻未積極融入不同國籍文化,亦不配合家庭活動。夫妻因匆促奉子成婚,感情基礎薄弱,再因文化差異、作息時間不同,未有良好情感交流,日漸生疏,又因經濟問題發生爭執而興訟,夫妻誠摯互信基礎不復存在,已與追求共同生活之圓滿、安全及幸福之婚姻目的背道而馳,堪認兩造感情破裂,婚姻基礎動搖,顯無回復之望。(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369號民事裁定)

 

  1. 家庭觀念、金錢觀認知差異、婆媳糾紛、分居、訴訟糾紛

夫長期未能合理分擔生活費用,妻背負家庭經濟壓力,致爭吵不斷。且夫未能關懷並支持妻侍奉公婆之辛勞,於婆媳糾紛時,不知居間溝通協調,僅一味偏袒且言語貶損妻。夫妻感情逐漸疏離,互信基礎發生動搖。夫曾經報警驅趕妻,致兩人分居,另有遷讓房屋訴訟。兩造間情感消磨殆盡,婚姻裂痕無法彌補,已喪失共同經營婚姻生活之互信基礎。(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306號民事判決)

 

  1. 一方長期住院的分離狀態

結婚第2年妻罹患思覺失調症(早期稱為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療至今,婚後分居較同居相處的時間多,難建立緊密、互補、相互扶持之圓滿婚姻生活,難期兩造得以回復圓滿幸福之婚姻生活,依客觀之標準,任何人倘處於同一境況,均將喪失維持婚姻之意願,兩造之婚姻關係有難以維持之重大事由。(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2209號民事裁定)

 

從上述判決觀察,雖然台灣並沒有如美國的「法定分居制」,然而分居的期間可以說是法院考量婚姻是否出現重大破綻的因素之一,因為長期分居的事實代表雙方已無繼續經營共同生活的意願,而分居相較於其他婚姻細節而言,也較為容易證明或判斷。

 

另外法院不為離婚判決的案例如下:

 

  1. 婚前即知的宗教信仰、政治理念不合

宗教信仰、政治理念不合、金錢價值觀不合,並非重大事由,因夫妻之觀念及生活習性存有歧異,在所難免,又本件雙方在婚前即知彼此信仰差異,雙方理應本於互信互諒之精神,設法化解衝突。(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6年度家上字第24號民事判決)

 

  1. 瞭解不深、信賴不足

兩人結婚三個月,婚前交往不到30日,彼此瞭解不深,信賴不足。夫因工作關係長期居住國外,妻住婆家。妻隱匿自己財務狀況,於公婆出國期間擅自翻閱其等帳本資料、公司文件,令家人不安。妻對夫亦常無端猜疑。兩造相識不久即匆促結婚,對於婚後將聚少離多,但彼此瞭解不深,信賴不足,相處將多有摩擦等情形,理應早有心理準備,兩造自當攜手面對種種難關與困境,始合於夫妻之道。(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家上字第276號民事判決)

 

  1. 可歸責程度較重的一方提起訴訟

依照條文規定,如果有一方對於重大事由的可歸責程度比較高,那麼只有另一方可以提訴起判決離婚訴訟,類似做賊的不能喊抓賊的概念。

 

例如:夫有外遇,而妻常對夫惡言相向,導致婚姻的維持有困難,如果夫提起訴訟,法院可能會認為婚姻破綻是起因於外遇,因此對於重大事由的產生,夫有比較重的責任,那麼夫就會得到一個不准許離婚的判決。如果法院認為雙方對於重大事由的可歸責程度相同,那麼任何一方皆可已提起訴訟。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

Back To Top